哈囉痞客邦!一晃眼就九個月過去了!

今晚不小心喝了一瓶「詩莊堡蘋果酒」粉紅櫻花限定版,

整個人就開始緬懷過去了起來。

(小時候很痛恨粉紅色,現在怎麼這麼容易被誘導購買

雖然應該沒有人對我的成長故事有興趣,

但我就是想留下點紀錄啊!畢竟記憶力那麼差,肯定老人痴呆的。

現在不化成文字,以後就什麼也想不起來了。

一片空白。

 

 

 

 

 

 

關於心靈創傷這件小事,其實我也不是要講「霸凌」什麼的。

畢竟從小到大也沒怎麼被欺負過。

除了曾經被鄰居的妹妹罵過髒話跟胖子、被菜市場的孩子們圍著罵髒話跟胖子、被菜市場的一名精神疾病患者罵胖子,

嘛......好像就這些而已。

對,如你們所願,我從懵懵小胖子變成超級大胖子啦。

到底一顆受精卵是怎麼年年倍數成長,我個人也是很疑惑啦。

會被攻擊的大概就是身材跟長相,這我也不能怎麼辦。

曾經努力減肥過,但也沒人欣賞我。

孤芳不自賞。

真的不喜歡減肥,因為我的纖弱神經跟身材完全成反比,

玻璃心到一個極致,抗壓力低到比馬里亞納海溝還深V。

我有看一些自己減肥期間寫下的文字,

媽呀這孩子到底承受多大壓力啊,整個濃濃的黑啊。

是塗了吸光率高達99.965%的「Vantablack」(奈米碳管黑體),堪稱是最黑的黑色塗料嗎?

真的好討厭減肥啊。(嚼嚼)

 

 

 

 

 

 

來自各界歐巴桑的「王哥柳哥」傷害、歐吉桑的「吃歐羅肥長大」傷害,

這我好像提過了就不多說。(這不就又提了一次嘛)

最初的創傷回憶應該是幼稚園吧,老師叫我去隔壁班幫她找另一名老師,

我超緊張噠,她交代什麼其實我根本都不記得,跑到隔壁班整個都要嚇尿了。

對,我從幼稚園就玻璃心,雖然外表是拿~摸~的粗勇。

拿~摸~的堅毅不凡。

    

後來小一遇到嚴格的導師,真心覺得壓力大,

還好小二被抓去分新的班級,遇到生命中的伯樂導師。

她稱讚我並且相信我,嗚嗚嗚好感人。

小三四......又一個創傷,那時候班上在放影片,

我就兩手托腮看,兩頰肉就這麼把細小的眼睛擠到剩一咪咪縫,

就被導師叫去走廊洗臉了。

天啊!這我敢跟所有神明發誓啊!當天我絕對沒有睡覺RRRRRRRR!

我是那麼認真上課的一個孩子。還真是挺難過的。

  

小五六有個自然科老師,大概是想要激勵我減肥吧?

他看到我的時候,我都剛好在位置上(怪我囉),

他問我怎麼下課不去走動,我說我屁股黏住了。

結果有次大家一起去辦公室找他問考試答案,

他反嗆我:「啊妳屁股不是黏在椅子上?」

嗯,對,他永遠都不會知道這句話被一個11、12歲的女孩子記恨一輩子。

    

至於小五六的導師,也是個嚴格的導師。

他很喜歡訓練我們在大家面前「說話」,也就是演講。

這是好事啦,我也懂他希望台灣的小朋友都可以像歪國的孩子一樣勇於表現好棒棒的啊。

但是對於比較內向講話又小聲的孩子來說,在大家面前講話壓力山大好嘛!

至於我雖然講話大聲、台風又穩(長得像大樹一樣堅毅我深感抱歉)

但其實我踏馬的超緊張好嘛!!!說話課的前一個晚上我都難眠好嘛!!!

為什麼上個小學拿~摸~累!(噴淚)

還被派去參加演講比賽,我真的很想哭好嗎!偏偏還是台語演講比賽!

我人生根本沒有什麼台語故事可以分享啊!最後拿了個寓言故事硬翻台語去參賽,

被其他實力堅強的小學生們用生猛的台語洗了一遍又一遍的臉。

 

 

 

 

 

 

國中又遇到嚴格的導師,外加嚴格的國文老師。

我也不懂我的命是怎麼了,天生脆弱玻璃心怎麼都要搭配嚴厲型的老師。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嗎?沒有啊,我只是一介小老百姓而已啊!

國中那時候開始右肩會痛。感受到壓力的時候特別僵硬、特別痛,無解。

(天哪我現在邊打字邊回想起那時候,肩膀就開始痛了)

因為國文老師實在太嚴厲了,原本的柔弱國文小老師哭哭後就陣亡了,

換我遞補上陣。嗯?嗯嗯?嗯嗯嗯?

我我我我我只是看起來粗壯而已啊!(噴淚)

不誇張,那段期間,晚上我真的都以淚洗面,

總是把臉捂在枕頭裡面哭,因為怕被父母聽到只能無聲嘶吼,

外加無奈、無處發洩只能捶牆壁。(這很白癡不要學,手超痛)

另一個創傷又是演講比賽。

沒辦法我就是聲量大、台風穩,國一二都被派去朗讀比賽,

OK這照稿唸我接受。偏偏國三不知為何導師改派我去演講比賽?

花惹發?而且是即席演講比賽喔!現場抽到題目準備一下就要上台說話囉!

寫作文我可以,但時間要夠。(高中曾經寫到凌晨五點就知道我多慢)

唸稿我可以,但稿子要給我看。

即席演講根本就是在搞我,但也只能學碇真嗣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

然後比賽當天,稿子寫不出來,站在台上講不出來,

又被各班強棒參賽者洗了一次又一次的臉,毛孔髒污不留痕跡,整張臉晶瑩剔透呢。

 

 

 

 

 

 

時光飛逝一下就高中啦。

因為是考試入學,所以大家程度都差不多,

什麼比賽之類的肯定輪不到我頭上啦~可以開開心心藏木於林,你看不見我,你看不見我!

但代誌真的沒有憨人想得那麼簡單。

某次朝會,因為學生們太吵,校長跟教官一怒之下就決定抽人上台演講。

嗯哼?姊那麼乖,上課不睡覺、不聊天,當然朝會也是安安靜靜噠!

那為什麼歲月靜好的高中生如我,又拿著麥克風站在台上面對所有同學了啦!(噴淚)

是有沒有那麼衰小!殺雞儆猴,偏偏我就是那隻被抽中的雞啊!

雞雞雞雞,悲悲悲!(音樂請下)

沒錯我的玻璃心又碎成奈米,在台上當啞巴還要回去把演講題目寫成作文交給校長。

我心好累。

就說我寫作文要寫很久了......最長紀錄就是放學後留晚自習開始寫,

寫寫寫不出來,一路寫到凌晨五點。

好悲哀,我也不知道當時為什麼要那麼怕高二三的國文老師。

每次上課都好擔心被抽籤抽到回答問題,

有次換位置換到第一排(離講台=老師很近),當下直接爆哭。

 

 

 

 

 

 

大學,雖然也是無限∞的上台報告,

但都是有事先準備的,除了Q&A我答不出來以外,

Hold著緊張到快跳出來的心臟,憋著氣我也是能看著PPT完成整場報告的。

還有要感謝我的組員們,各位強力的後盾支援,

沒有妳們我畢不了業啊,嗚嗚嗚嗚~

經過這些大大小小的創傷之後,在外系面前報告變得超簡單的,

通識課報告什麼的簡直小Case啊。

至於畢業後嘛......大家都是出社會的大人了,

所以也不會當面對罵(背後我就不知道了)

需要「說話」也就開會的時候,不過開會人數再多也沒有以前一個班多。

啊,比較討厭的就是面對廠商或其他客戶。

為什麼要推我出去講話啊?為什麼啊?用mail不好嗎?

打字很棒啊有憑有據!不怕被黑。

 

嗯,還有啥?

慘了我出社會之後的記憶都好模糊。

啊啊啊啊明天還要上班,晚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媺呦★ 的頭像
媺呦★

完全變態

媺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